升升的NotaBooka



路漫漫其修远兮
吾将上下而求索




1509公里的爱情



站在站台上,载着你的车开动了。冬日正午太阳给火车镀上了一层金黄,亮的我都睁不开眼睛,透过车窗看不到了你的脸庞。

我没有泪流满面的跟着火车跑,我站在原地。看着一路远去的你。那一刻,我感到很无力,

那天,在上海站。你流着泪对我说,其实我们根本不远,我们只相隔着一晚上的火车。是的,见面,从来不是难事,不见面,仍然可以相守。

Z94的晚上是难熬的,跟着火车穿过好长好长黑黑的隧道,看着黄土的山峦、陡峭的山崖快速的向后退去,我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奔向你,心里默默祈祷着火车不要晚点,不要让你在火车站的太阳下等太久。

当东方慢慢有了晨曦的时候,房子的屋顶陡了很多,路边不再是漫漫的黄土,而是氤氲着袅袅水气的江南,看到傍水而建的房屋,门口泊着的乌篷船。我知道,我就快要见到你了。

第一次踏上上海的土地,是那天的清晨,即使是一晚上的站票,在烟味中咳嗽了一晚,我仍然没有一点困意。甚至没有感觉到累,刚下过雨,地上湿湿的。我抬起头来,看到被高楼遮挡了一半仍遮掩不住的太阳,透过层层水汽,对着我洒下七彩的光芒。而你,我感觉的到你就在我一百米之内。心,在安静的跳动着。

我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,对着十字架顶礼膜拜。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,我却仍然甘愿祈祷。

你总是说我没记性,会忘记我们在一起都做过什么,去过哪里。可是我却清楚的记得那天太阳的光芒,还有你眼中的色彩。

有时候早晨醒来,就会想起上海那个玻璃做的火车站和彩虹做的太阳。因为,你会在那里,静静地坐着,等我出现。

虽然能见面,可是大部分时间,我们还是被千山万水阻隔着的。一个在东,一个在西,守护着我们1509公里的爱情。

当我们相隔1509公里的时候,我们不能像九中一样晚上出来散步,不能像普通情侣一样在一起聊天,不能一起吃饭,不能一起学习。甚至你受了委屈,我也只能在电话里安慰一声,我知道十句安慰也抵不了一个拥抱。可是我只能这样,听着你在电话里哭,却无能为力。

有时候我会想,你拉直的头发是不是又弯了,你是不是又胖了,你最近吃的怎么样,或者你最近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?这些,都要从电话里去分辨,仔细从你的声音中分辨你或高兴或失落的情绪。去一点一点寻找你不愿意诉说的小情绪。

这样,很累,却也很幸福。很多人都坚持不了这么久,也自然有他们的理由,如果爱情只是这样两地相隔,思念是喂不饱渴望相守的日子的。

可我一点不累,因为,你就是我的理由。


2013.4.18 夜

升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