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升的NotaBooka



路漫漫其修远兮
吾将上下而求索




深夜随想



夜,貌似已经很深了,宿舍的哥们们根本就没有睡觉的念头。在这样的夜色里,我也是一个不眠的人,黑暗中瞪着更加明亮的眼睛。睡不着。

在宿舍窝着打了一天的Dota,累了。本来计划的进度,搁置了很久了。先是一个自由软件日的活动,然后就是二级考试封了实验楼。我还要准备着十一去上海的很多事情。看起来,计划推迟似乎顺理成章。

Dota的进阶并没有让我有多么喜悦。事情多而搁置了书本的理由再也说不服了自己。于是,我又想起自己的过去,和曾经期许过的未来。 有时候,随着时间的前进,很多事情都是会被淡忘的。时间就是如此可怕的一个东西。甚至于最初的梦想。

忽然就想起了那年夏天,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,围着一个山东大学计算机专业的人转。“刘老师,怎么当黑客啊?”、“刘老师,a++和++a有什么区别啊?”、“刘老师,成为计算机厉害的人都需要学习什么东西啊?”。很久都没有想起过曾经那个纠结于netsend为什么会在局域网中发送消息的小男孩了。那个天真的孩子眼里没有Dota、没有CF、没有女生。有的只是单纯的求知欲。

我想,现在的我真的不如那个小男孩的了。即使加入了linux兴趣小组,即使在同龄人眼里已经比较厉害了。可是,即使知道a++和++a的区别,却总是不愿意去想。不愿意再去发掘新的知识。没有了那一双对知识渴望的眼睛。剩下的只是规划、计划、看书、写程序。C如何,C++如何,Python、Java又如何?都在计划之中,却难以引发激情。

生命最初的那团梦想的火苗龟缩在心房的某个角落。被某些不知名的东西所压制着。我想,这几年来,我虽然在努力着,可是却慢慢偏离了自己本来的期许。

当我踏进大学的校门时,我想着要加入学生会,成为学生干部,努力锻炼自己领导能力,只是很快我就后悔了,因为我发现这条路并不适合我。当我在信息安全实验室结识了那么多找到工作的师兄学长,我就开始憧憬着,有朝一日能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,找到像他们这么好的工作,能够衣食无忧。

从那时候开始,“梦想”,就变成了“目标”,从此激情不再。因为如此,我努力地去学习着,慢慢的“目标”,就变成了“枷锁”,我像被锁着一样的生活着。从此以后,早晨叫醒我的,不是梦想,而是今天应该有的计划。很累,身心俱疲。

陈老师说,在技术的道路上,谁坚持的最久,谁就走的最远。我想,最能坚持的人,心里一定怀着最初时的那份感动和激情吧。我是让心走错了方向。那个崇尚着黑客和技术之上的小孩子,竟然变成了一个拼命完成计划的小工作狂。呵呵,水平的增长,并不能让我们有多少成就感,真正能感动我们的,其实是发现自己离梦想更近了一步。

没有去上海,我在心里,不止一次的描绘上海的街道,上海的房屋,上海的繁华与荣光。这并不是一种向往,其实或许是一种排斥。因为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所期许的未来到底应该是平静还是繁华。

对于一个还没走出大学的孩子来讲,这个话题或许稍显沉重了些,可是我想,我是明白了的。心之所向,无怨无悔。只有让自己的心引领方向,走到哪里,都不算迷路。

让最初的情怀深入到我的精神里吧,进入我的梦境,每天叫我起床。我知道,她有个很美的名字,叫做梦想。

其实有时候,自己也会小小的YY一下,如果能平静的写着自己的程序,陪着自己爱的人。看着那些用我程序的人的笑容喝着咖啡,慢慢老去。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。

很晚了,安。上海的爱人,安。

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

凌晨三点半

西邮宿舍